字号:

新召唤兽故事 精细大鬼的自白书

时间:2013-04-22 作者:瑾年べ安° 参与评论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新召唤兽故事 精细大鬼的自白书

  壹。

  呵呵,你好,我叫精细大鬼,精细大鬼的精细,精细大鬼的大鬼,不是惊喜,也不是大贵,至少我自己觉得,拿我的肉出去卖钱,一定不会很贵。

  你问我为什么?

  呵呵,问的好,问的太好了!因为我好像不是人,我好像是个妖怪。

  这年头啊,最缺的就不是妖怪。

  你问我最缺的是什么?

  你傻啊,当然最缺的就是人了啊!

  为什么这么说?

  你傻啊,我们妖怪都喜欢吃人肉啊!

  我们这么大一座山上,除了妖怪就是妖怪,想吃人,可是真不容易。

  你说说,是我们妖怪的肉贵,还是人的肉贵?

  那肯定是人的肉贵。

  但是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人,还是妖怪。

  你又问为什么?

  那是因为哥哥我长的太帅了!和那些歪七扭八的妖怪长的有天壤之别!

  你不信?

  你瞧,瞧瞧瞧瞧!

  你瞧瞧哥哥我这健美而丰满的体型,你再瞧瞧哥哥我这光泽亮丽又细腻的蓝色肌肤,你接着瞧瞧哥哥我这拉风而出众的小朝天辫。

  这个,这个,这个!这些无一不说明了哥哥我是这里最帅的一个。

  不过吧,有可能哥哥我也不是一个妖怪。

  你问我这是为什么?

  你傻啊!我要知道我还会在这儿研究吗?

  贰。

  我手里常年拿着一对拨浪鼓。

  对,就是人类小孩喜欢玩的那个,一晃一晃,就会发出响声的那个东西。

  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,反正从我有记忆开始,我就拿着它们了。

  它们是我相依为命的好朋友,谁也没它们重要。

  我一直有一个直觉,这两个拨浪鼓和我的身世有关。

  说不定,当年我也是个被人遗弃的可怜孩子。

  不知道凭着这两个拨浪鼓,能不能找到我亲生爹娘。

  也不知道我爹娘是什么?

  人类?妖怪?

  至少我连我自己是什么都没弄明白。

  不过我有个走的很近的兄弟告诉我说,我是妖怪。

  我问他为什么。

  他说,你见过人类有蓝色的皮肤吗?

  我说,万一是我被环境污染变异了呢?

  他翻翻白眼——你头上那长的跟触角似的玩意儿,是不是因为眉毛变异了才长出来的?

  我想了想,认真的回道,说不定是家族遗传吧。

  他当时就踹了我一脚走了。

  叁。

  其实除了人,我还喜欢吃很多东西。

  比如山里的小动物,水里的鱼虾蟹,还有很多被叫做水果的东西。

  你问我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名字?

  切,哥哥我可是个有文化的生物。

  就算我没文化,我兄弟也会告诉我的。

  哦,还有一件事情要说,就是吧,其实这山里的妖怪挺多的。

  除了我和我兄弟,我们经常能遇见许多长的奇奇怪怪的妖怪。

  比如前几天,我们就遇见了一只长着人头的豹子,真丑!

  其实我觉得吧,人肉没那么好吃。

  我曾经吃过几个人。

  有一个人吧,他整个都亮晶晶的,吃起来可不方便了,外面一层也不知道是个什么,咬了我一嘴的,真难吃。

  终于吃到肉了吧,一嘴的油。

  我呸!

  我后来听说,那亮晶晶咬不开的东西,叫做衣服。

  我说人类真无聊。

  说这话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感觉到,原来我是个妖怪。

  后来,我就不太爱吃人肉了。

  我喜欢那些瘦瘦的肉。

  人,全是肥肉,太恶心了。

  肆。

  有一天,我在山顶晒太阳,叼着果子晒着太阳想着晚上吃什么,哎呦,真是别提多欢乐了。

  突然我发现从天上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,好大一坨。

  我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山顶。

  果然没多久,天地间一阵巨响,整个山体都剧烈的摇晃了起来。我抬头一看,好家伙!山顶平了一块。

  我擦了擦额角的汗,吓死哥哥我了。

  我没敢上去看是什么,就躲在半山腰那地方,紧张的望着山顶。

  后来我睡着了。

  后来我被人踹醒了。

  我很生气。

  虽然哥很帅,但是不代表哥没有脾气。

  我跳起来就想给那个人一拳,可是我没有。

  虽然哥有脾气,但是哥还是知道一个道理的——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  那个人,不对,那两个妖怪,一看就不好惹——人家比我高了两个头呢!

  我迅速的将手收回摸了摸自己的脑袋。

  傻乎乎的笑道,大哥你好,大哥再见!

  可惜,我没跑掉。

  伍。

  后来想起来,我的美好人生就是从两位大哥来的时候开始的。

  虽然他们很凶,但是对我很好。

  你问我为什么?

  嘿嘿,你听我说啊。

  啥?你问我为什么不说你傻了?

  我说你这人就是欠骂还是怎么的?闭嘴!听我说!

  那天,我正准备跑,那个金灿灿的大哥一下就拎住了我。

  我那个害怕啊。

  大哥说,你别害怕,我就问你点儿事情。

  我说,大哥你问!我都告诉你!

  金灿灿的大哥说,你说说,这山叫什么名字?

  我说,不知道。

  金灿灿的大哥又说,你说说,这山在什么地界?

  我说,不知道。

  金灿灿的大哥继续说,你说说,你叫什么名字?

  我说,这个我知道,我叫精细大鬼!

  金灿灿的大哥说,好的,精细鬼,以后跟我混怎么样?

  我说,大哥,我叫精细大鬼!

  金灿灿的大哥说,你说什么?

  我说,没什么,大哥英明,大哥你太英明了!我就叫精细鬼!

  金灿灿的大哥满意的点点头。

  陆。

  后来啊,金灿灿的大哥和银灿灿的大哥告诉我。

  这座山叫平顶山。

  我说,为什么啊?

  金灿灿的大哥道,因为它的山顶是平的。

  我没敢说,那是被你砸的。

  我知道了金灿灿的大哥叫金角大王,银灿灿的大哥叫银角大王。

  他们说我是他们第一个发现的妖怪,所以他们任命我为妖怪大统领。

  我想了想,我说,大王,其实我不知道我是人还是妖怪。

  两位大王看着我哈哈大笑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  我很不高兴,我说,大王,这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的。

  银角大王问我为什么。

  我捏紧了手里的拨浪鼓,昂着脑袋说,因为这个,说不定我是人来的。

  金角大王问,那又怎么样?你是人是妖怪,有什么关系?

  我说,如果我是妖怪,我爹娘也是妖怪。

  两位大王点点头。

  我又说,如果我是人,那我爹娘也是人。

  两位大王又点点头。

  我咽咽口水道,那如果我是人,我以后,我以后就不吃人了……

  两位大王看看我,没有说话。

  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真是这么想的。

  柒。

  后来,我就召集了山里所有的妖怪。

  大王说了,他们要带领山里的妖怪过上好日子。

  有人不服。

  山里的妖怪有八千八百八十八个。

  不服有八十八个。

 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?

  你傻啊,这不是说的顺口吗!

  后来就没人见过这八十八个妖怪了。

  但是在大王的领导之下,我们确实过的很好。

  再也没有别的地方的妖怪来欺负我们了。

  我和另一个叫伶俐虫的家伙,最被大王喜欢。

  后来我听说那家伙其实叫伶俐小虫来的。

  我觉得我挺欣慰的。

  我们平顶山的妖怪,有酒喝,有肉吃,有大王给我们撑腰。

  我是妖怪,我骄傲。

  我是平顶山一员,我更骄傲。

  银角大王有天喝多了,他问我,大鬼啊,如果你爹妈真是人,你怎么办?

  我说,那我就不吃人了呗。

  他迷迷糊糊的又说,那如果你也是人,但是只是因为你长的不像人,就把你扔了,你怎么办?

  我问,为什么?

  银角大王说,嫌弃你丑呗。

  我摇摇头,笑了,大王你别逗了,你看我长的这么齐整,在妖怪中可是少见的帅哥啊!

  说完我就愣了。

  捌。

  我消沉了挺长一段时间,但是大王对我很照顾。

  每天都派伶俐虫来给我送饭,陪我说话。

  我后来也想明白了,谁知道呢?反正我也没见过我爹妈,等我能找到再说吧。

  伶俐虫问我,为什么要找爹娘?

  我说,我也不知道。

  伶俐虫又问我,那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?

  我说,我不知道,我有记忆开始,我就知道我叫这个名字。

  伶俐虫看看我,说,其实你追求的你是人还是妖怪这件事情吧,它并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我一惊,没出声。

  伶俐虫说,你的路还长着呢,反正你是孤身一人,如果你有爹娘,又能遇见,那就是缘分,遇不见,也是缘分,你想那么多干吗?不如想想怎么样能快快活活的过日子,不是更好?

  那个时候,我觉得,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。

  是,也是缘分,不是,也是缘分。

  缘,妙不可言。

  伶俐虫又笑,是人是妖怪有什么区别?反正人饿极了,也吃人,我们妖怪好歹饿极了,也不会吃妖怪,说起来,我们更良善。那你说说,你为什么觉得你是人?

  我嗫嚅道,我觉得我长的像人,还有这拨浪鼓,你瞧!

  伶俐虫看了一眼,说,那你为什么又觉得你是妖怪?

  我想了想说,其实我也觉得,我长的不太像人……

  伶俐虫问,你现在活的开心吗?

  我狠狠的点头,开心!

  伶俐虫狡黠一笑,那你是人的那部分开心,还是妖怪的那部分开心?

  我脱口而出,这和是人是妖怪没关系!

  然后,我好像懂了些什么。

  玖。

  我们在大王的带领下,山寨日益繁荣,更有不少其他山头的小妖怪来投靠我们。

  我是妖怪大统领,伶俐虫是二统领。

  我再也不纠结我是人还是妖怪了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现在很快活。

  这天,银角大王兴冲冲的带着一头猪和两个光头和尚回来了。

  金角大王看见了,大惊失色,叫二大王把人送回去。

  银角大王附在金角大王耳边说了什么。

  金角大王神色间很是挣扎了一番,最后又问,那个猴子呢?

  银角大王笑道,一切都安排好了。

  金角大王松开眉头,吩咐道,把这三个和尚丢进潭水里泡几天,脏死了。

  我和伶俐虫上去把他们拖走了。

  我隐隐约约听见什么,长生不老。

  不知道是什么。

  不过那头猪倒是一直骂骂咧咧的说,你们这些混账,等我大师兄出来了,肯定把你们都打死!

  有个大胡子的光头和尚道,二师兄,你省点力气吧。

  那个白胖子和尚没说话,只是微微垂泪。

  我有些不忍,从怀里摸了几个果子递给那个白胖子。

  他惊讶的看了看我。

  我有些不好意思,硬着头皮道,看看看看,看什么看,哥哥怕你饿死了,跟我们大王不好交代!

  他接过果子,在水里郑重的给我道了谢。

  我逃也似的跑掉了。

  那和尚的眼睛,眼睛里面是什么?

  拾。

  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交给我和伶俐鬼一人一件法宝。

  我不知道这法宝叫什么名字,不过是一个看上去很漂亮的白瓶子,还有一个发着紫色金光的葫芦。

  大王交代我们去不远处,把山下压着的猴子装进去。

  真是个轻松的活计。

  可是我们办砸了。

 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道士。

  他说他的葫芦可以装天,要跟我们换两个宝贝。

  我是不信的,伶俐虫也不信。

  但是他真的把天装进去了。

  我们跟他换了。

  我们被骗了。

  那个葫芦竟然变成了一根毛,我想,那一定是根猴毛。

  我很害怕,伶俐虫也很害怕。

  我以为我们死定了。

  没想到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什么也没说,就叫我们下去休息了。

  我瞥见金角大王的眼神,有些无奈,有些伤悲。

  我们走后,两位大王屏退了所有的妖怪,他们独自在屋里说了许久的话。

  我第一次觉得有些心慌。

  晚上,我又给那三个和尚送了些水果。

  那只猪也没有再和我说些不好听的话,只抱怨不够吃。

  大胡子仔细的把水果洗干净递给白胖子,他们两个都很认真的对我说谢谢。

  这次我看见了。

  白胖子的眼睛里,是慈悲。

  拾壹。

  我没想到,两位大王那么厉害的人物,竟然被一只猴子打的满山跑。

  我吓坏了,躲藏不及,摔在地上。

  那猴子举着一根棍子朝我打来,我闭上眼睛。

  这次,我死定了。

  悟空!不可!

  恍惚间,我听见了白胖子的声音,我疑惑的睁开眼睛。

  那猴子愣了下,想收手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走!

  一声爆喝,我被人踢了一脚。

  是金角大王!

  大王!

  我想爬起来,却发现腿断了。

  快走!

  银角大王也冲了出来,他把伶俐虫从不远处扔到了我的身边。

  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双双和那猴子打了起来。

  伶俐虫扶起我,一边哭一边说,哥哥,我们跑吧!大王让我们快跑,不要白白丢了性命!

  不,我不能走!

  我摇头,大王他们怎么办?

  我不能丢下大王,他们对我那么好,他们会被那猴子打死的!

  阿弥陀佛!

  白胖子看了看我,说,想不到,妖怪也有这么重情义的。

  我一滞,原来,我是妖怪吗。

  拾贰。

  天际洒下一道金光,有个白头发白眉毛的老头掉了下来,刚好掉在三个正在打斗的人中间。

  大圣!手下留情,这两个是我手下烧炉子的童子!

  哼,臭老头,你怎么不管好你的童子,让他们要来吃我师父?

  大圣息怒,你也晓得,这天上太无聊了,小孩子忍不住就下界来了。

  靠,那我师父就是给他们白吓唬了?

  哎呦,大圣,这不是没吃掉吗?

  我靠!那我把你拖出去打一顿,不打死你行吗?

  别啊,你看在我当年没把你烧死的份上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!

  我呸!那是老孙我命大!

  哎,我说大圣,做人要凭良心啊!

  呸!谁是人啊!你才是人!你全家都是人!

  我告诉你臭猴子!你别乱说话!我可是神仙!你才是人!

  看着他们这样相互指责。

  我弱弱的问,人不好吗?

  好个屁!短命鬼!

  两人异口同声的这样说着。

  白胖子皱眉,悟空,出家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话?

  终。

  我还记得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被一道金光照了一下以后,就变成了细皮嫩肉的小孩子。

  他们走向我,笑着说,其实你是妖怪来的。

  我点点头。

  他们又说,你和伶俐小虫要照顾好自己,我们不在了,别让别的山头那些坏妖怪欺负了。

  我又点点头。

  后来他们就走了,一步三回头。

  我知道,他们是不愿意走的,不仅仅是因为舍不得我们,还有别的原因。

  我记得有一次,银角大王喝醉了,和金角大王说,大哥,我喜欢这里,这些妖怪比天上那些人,有人情味多了。只是我很奇怪,每次喝醉的都是银角大王。

  白胖子也和我们告别了,虽然那猴子很不情愿,但是也没再打我们了。

  我和伶俐小鬼留在山里了,还有许多妖怪也留下了。

  虽然大王不在了,可是我们都当大王还在。

  其实,我在等,等有一天,大王他们再回来,和我们一起喝酒吃肉,看星星。

  哦,对了,我们不吃人了,因为我们想着大王和二大王的样子,我们就下不去手了……

  还有,我也不在意我到底是什么了。

  反正我现在过的很快乐,谁还在意那么多?伶俐小虫说的不错,遇见或者不遇见,都是缘分,缘分呐!

  哦,我想,大王他们应该记得,其实,我的名字是精细大鬼吧?

  我就说了,我的肉不值钱。

  唉。